快捷搜索:

全运探秘:马儿一天吃四顿 需专人照顾

马术被看做贵族运动,昨天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全运会马术赛场———沈阳苏家屯马术运动中心,对本届比赛最昂贵的运动一探究竟。

要专人照顾,还要心情愉快

这次参加全运会马术比赛的共有112匹马,大多为进口纯血马或温血马。马匹早在8月24日就进入了赛地,经过赛事监管、兽医等一系列严格体检后住进了马厩。为了保障安全,赛事组委会对马厩进行24小时的严格保卫。要进入马厩,必须要佩戴不同颜色的腕带,昨天负责查腕带的工作人员郭丽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腕带分5种颜色,橙色的是马工戴的,紫色的是赛事监管戴的,绿红黄三色分属于参加盛装舞步、三项赛和场地障碍的选手,没戴腕带的绝对不允许进去。”

马厩比较宽敞,地上铺着谷壳,谷壳垫底让马睡着舒服,也方便马工清理马粪。广东队的马工李品顺负责照顾5匹马,他每天要给每匹马准备四顿饭,每匹马一天要吃掉十多斤马草、十多斤马料,还要喝三四十斤水。除了基本的食物,还要在马料里拌些“营养品”,比如胡萝卜和苹果,保证马摄入足够的维生素。另外,马匹每天训练回来,马工要给它洗澡、梳毛,让它心情愉悦。这几天正值选手准备比赛,马工又多了一项任务,要记录每天马匹吃喝拉撒的时间,以方便马的主人观察马匹有无异样。

北京队的马工黄文章拥有13年照顾马匹的经验,他说这个工作非常专业,统称为马匹管理,“要培训学习三年才能入门。照顾马可比人复杂多了,人不舒服还能说话,但马不能,所以每天要仔细观察它的举动,判断它的情绪。”

30万身价,8年涨至500万

赛场上每匹马因故退出比赛总让人感叹不已,因为这些马都身价不菲,比如这次上海队张滨的坐骑“卡拉佐”因为一颗钉子扎入马蹄无缘比赛,100多万的马立刻无用武之地。而在四年前的全运会上,广东马王李振强价值千万的马死亡的消息足以令人震惊。

本届全运会也有昂贵的马匹,内蒙古队刘同晏的坐骑“库布奇”膘肥体壮,色泽光亮,刘同晏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8年前花30万购得2岁的“库布奇”,如今这匹马价值500万,这也是本届全运会最贵的一匹马。尽管有不少人报价,但刘同晏不打算卖掉它,“它2岁开始跟随我训练,调教成现在这样很不容易。”除了“库布奇”,以马术见长的新疆队、西藏队也有好马,昨天代表新疆队出战的“路克斯力”、“sissi”都是价值200万的马,新疆队队员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队中这两匹最贵的马都是成都的老板提供的。”

西藏队的宇宏是马术障碍赛的常客,他的坐骑“多吉拉”来自法国,今年8岁,去年宇宏以200万购得它后已经参加了五场正式比赛。“多吉拉”看上去英姿飒爽,宇宏还特意给它买了个霸气的披风,宇宏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‘多吉拉’很有灵性,我希望骑着它能取得好的成绩。”

都有外教,一队还有德国兽医

这次参加全运会马术比赛的15支运动队都聘请了外教,新疆队还请了位德国兽医,马术竞赛委员会仲裁常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之前全运会一些经济条件好的省市运动队会聘请外教,但这一次都有外教。”

马匹昂贵,加上聘请外教等费用,让马术成为全运会最烧钱的项目。西藏队参加马术项目的目标是夺得一枚奖牌,为此西藏队不惜砸出了上千万,其中光买马就花了800万,不过西藏队的宇宏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西藏队还不是花钱最多的,“像广东队、新疆队、上海队,我听说花的钱更多。”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,像内蒙古队、广东队、新疆队在北京还有马术的训练基地,投入也不少。

不过,常伟透露这样巨大的花费并非只来自财政拨款,“仅靠‘皇粮’是完全不够的,马术运动在中国仍需要走专业化和市场化结合的道路。比如马术运动最贵的马,一些运动队就通过与马术俱乐部的合作,获得比赛使用的马匹。”

本文由手机买球软件发布于手机买球软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:全运探秘:马儿一天吃四顿 需专人照顾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